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名人专访

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

2019第五届全球华人影响力盛典 建国70周年杰出华人评选暨全球影响力论坛(北京)峰会

时间:2019年8月4日
地址: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
主办执行机构:全球华人影响力盛典组委会
主办单位:
东南亚国家联盟华人华侨联合会
中联国兴书画院 柬中友好协会
世界华人协会《中国企业报》集团
全球华人影响力盛典组委会
联合主办中国东盟县镇互助协作体
中国科学院云计算产业科技创新与育成中心
中国残疾人事业新闻宣传促进会
中国行为法学会廉政行为研究会
中国梦杂志社 英国新经典出版社
俄罗斯中国一带一路投资联合会
中华文化健康产业慈善基金会       
国际中国书画家交流促进会
山东省企业集团海外发展促进会
北京各省市驻京机构商务协会
承办单位新元丝语国际文化传媒(北京)有限公司
全球杰出华人联合会、深圳宗教文化研究会
协办单位:中国企业研究院
中国企业园区国际合作联盟
社科院宗教研究所
香港儒释道功德同修会
山东省个体私营企业协会
桂林宏谋舜裔文化公司
CCTV《汉语世界》
栏目 CCTV《廉政中国》栏目
山东省个体私营企业协会  
桂林宏谋舜裔文化公司
中国好食品 中国大健康协会 加拿大财经一号电视台
全球直播:掌门、畅读新媒体  

全球华人影响力榜单评选

榜单评选
华商投资
任正非 中国高科技企业精神的灵魂人物家庭与个人成长
发布时间:2019.05.25 来源:香港华人卫视
2019年5月21日上午9点,任正非在华为总部接受了中国媒体采访的采访,历时两个半小时。其间任正非还透露了很多的家庭情况。
在21日的采访中,任正非提到了自己的父母是乡村教师。
根据相关资料显示,任正非1944年出生于贵州安顺地区镇宁县一个贫困山区的小村庄,靠近黄果树瀑布。任正非家中还有兄妹6人,父亲任摩逊是乡村中学教师,任正非小学就读于贵州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县城,高中就读于贵州省黔南州都匀市都匀一中。
他的父亲曾在都匀一中任过三年校长,他毕生从事教育工作,50多年来倾注了全部的心血。
任正非专门讲到只有教师的政治地位提升,经济待遇提升了,才可能使得教育得到较大发展。
“我个人为什么感受很深?我父母是乡村教师,在贵州最偏僻的少数民族地区从事乡村教育工作,父母这一辈子做教师的体会对孩子们的教育就是一句话“今生今世不准当老师”,如果老师都不让自己的孩子当老师,国家是后继无人的。我亲身经历了他们政治地位低、受人歧视、经济待遇差的窘境,我们自己跟着他们,也亲身体会了这个苦,所以没有选择去当老师。”任正非说。
然而,不知道是不是天意弄人,任正非的父亲、母亲离世都非常的偶然。1995年,任正非的父亲在昆明街头的小摊上买了一瓶塑料包装的软饮料,喝后拉肚子,一直到全身衰竭去世。
任正非的妈妈一天早上从菜市场出来,提着两小包菜,被汽车撞成重伤。当时正在伊朗出差的任正非立即赶回昆明,回到昆明他才知道母亲的头部全部给撞坏了,当时的心跳、呼吸全是靠药物和机器维持,最终母亲还是走了。
在采访中,任正非说了这么一段话:“其实我们牺牲了个人、家庭,牺牲了陪伴父母……,这些都是为了一个理想——站到世界最高点。”
关于网传任正非有三次婚姻的问题,在5月21日的采访中,任正非也正面回应了一下,三次婚姻的传闻根本不真实。
任正非表示,“我的人生有两次婚姻,三个小孩。我的前妻性格很刚烈,在文化革命中曾经是重庆三十万红卫兵的政委,是一个叱咤风云的人。我是连红卫兵都参加不了的逍遥派,大学毕业没有女朋友,别人给我们介绍,她能看上我,我真的不理解,她是天上飞的‘白天鹅’,我是地上的‘小蛤蟆’,那时除了学习好,家庭环境也不好,我父亲还在‘牛棚’里,她怎么就看上我了?我们一起走了二十多年,后来就分开了。”
其父被关“牛棚”这事也是属实。1966年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了,作为乡村教师的任摩逊被关进了牛棚,因挂念挨批斗的父亲,任正非扒火车回家看望父亲,父亲嘱咐他要不断学习。
任正非提到的前妻实际上是孟军,孟军的父亲是当时四川的高官,任正非入赘到孟家,并受到老丈人很多帮助。任正非与孟军有一子一女,就是女儿孟晚舟和儿子任平。
任正非在和孟军离婚后,创建了华为,他和他的秘书姚凌结婚。任正非在21日的发布会上还专门提到了姚凌。
任正非说:“现在的太太很温柔、很能干,用二十多年时间专心培养小孩,很有成就。我和姚凌办结婚证这些都是前妻帮忙的,小孩上户口也是前妻帮助的。我前妻与我现在的太太关系也很融洽。”
“小孩上户口”一事里的小孩,实际上就是任正非和姚凌的女儿姚安娜,在任正非的口中她被叫做“小女儿”,很多人对她的评价都很高。
对于这三个孩子的教育,任正非都比较有歉意。他说:“其实我这辈子很对不起小孩,我大的两个小孩,在他们小时候,我就当兵去了,11个月才能回一次家。我回家的时候,他们白天上学,晚上做作业,然后睡觉,第二天一早又上学去了。其实我们没有什么沟通,没有建立起什么感情。”
对于小女儿也是如此,甚至更加艰难,因为那时华为还在垂死挣扎之中,任正非基本十几个小时都在公司,要么就在出差,几个月不回家。
小女儿在中学的时候,每个星期要跳15小时舞,跳完舞回来才能做作业,晚上一点多才能休息。大学以后基本上做作业到晚上两点多钟,有时候做算法时会做到四、五点钟。
任正非说:“当时为了打开国际市场,证明我们不是在中国搞腐败成功的,在国外一待就是几个月,小孩基本上很少有往来,很亏欠他们。其实小孩们都是靠自己的努力,自己对自己要求很高。”
此外,小女儿出席巴黎名媛舞会也被任正非提及。
2018年11月,号称“世界十大顶尖奢华晚会之一”的巴黎名媛舞会,在法国巴黎香格里拉酒店举行。巴黎名媛舞会的全称是克利翁名门少女成年舞会,换而言之,这是给少女们的成人礼,女孩子们的年龄限制在16到22岁之间。
任正非说:“小孩很热爱文艺,有人邀请她参加名媛会时,她跟爸爸妈妈商量说她要出席,当时我的态度是支持。因为如果打击这一次,未来她人生的其他路走不顺时,就会说爸爸妈妈堵了这条路,我们还不如挺身而出支持她,她想怎么办就怎么办。人家提出来,要照全家福,我第一个表态坚决支持,发表我们家全家福。我太太还以为我会躲闪的,我认为要支持儿女,都对不起儿女了,还不支持她一下?她好好去学习,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命运。”
为了小女儿,任正非可以说非常给力。那么对于孟晚舟呢?任正非表示:“抓我的家人,就是想影响我的意志,我家人给我的鼓舞就是鼓舞我的意志。女儿写给我的信说,她会长期做好思想准备,她也很乐观,我就放心了,减轻了很大压力。我要超越个人、超越家庭、超越华为来思考这个世界上的问题,否则我就不客观了。”